窗外的风景

来源:徐舒柯  时间:2020/04/20 17:59  浏览次数:

  我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初,是伴随着祖国的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第一批人。自打我记事起,我家搬过3次。每次搬家,居住面积都越来越大,而居所的窗外都有着不一样的风景。窗外的风景,见证了我的成长,而我也从窗外的风景中看到了个旧这座小城的变化。

  我读小学的时候,家在大桥片区,也就是现在大桥财富中心的位置。那时候的窗户面向市区南面,视野开阔,望得到淡蓝天空、浅云朵朵,偶有鸽群嗡嗡飞过。往低处看,便是红砖石棉瓦的平房,以及两三层楼高的房子,有的屋顶烟囱还吐着袅袅炊烟。小城在阳光的照耀下,显得悠然安逸、安宁祥和。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家中一扇窗户的玻璃脱落了,父母也没找师傅重装,自个儿钉上了一块薄木板,现在想起来十分难看,可当时的我丝毫没有这样的感觉,也从未在意。

  待我读到初中,家搬到了中山路沿街的房子,那时的家不再是客厅与厨房分隔在公共过道两头,也有了独立的卫生间。窗户面朝西边,每天下午太阳西晒,最热的时候,红漆木板门都晒出了树脂。琥珀色的树脂一滴滴从门板里渗出,等气温下降又凝固成一团。那时的我,觉得格外神奇。

  也就是从那时起,个旧城里兴起建房热潮,窗外马路对面也在建着一幢沿街商铺楼房,就是现在的红印大厦。建好的楼层外拉出一条横幅,上面写着“赶超深圳速度”。“深圳”这个词,大家都不陌生,可“深圳速度”在当时却未必人人清楚。那时电脑是个高科技,人们获取最新信息大多还是通过报纸和电视。也是在多年后,我才了解了“深圳速度”,用数字比喻大致就是“三天盖一层楼”的速度。

  每到春节前,窗外总是熙熙攘攘、川流不息、热闹非凡,那是中山路搭建起了年货街。易门的香肠、昭通的酱、宣威的火腿、弥勒的红糖……年货街的食品琳琅满目,令人垂涎欲滴,各家各户都到这里采购年货,准备过一个欢乐团圆的春节。小孩也特别开心,能在这吃到米花糖、爆米花、小糖人,以及各式糕点、各色糖果,还有别具风味的小吃、腌货,大人忙小孩乐,人们钱包鼓了、腰杆硬了,都在一门心思奔小康,让日子越过越好。

  进入新世纪,我家再一次搬迁了。这一次,窗户面向市区的东面。东面,面对着巍峨挺拔的阴山,它连绵起伏,有着宽阔的胸怀和绿色的臂膀,将市区的人们揽在它的怀里,小心地呵护着、爱惜着,是我们心中最牢靠的屏障。阴山上建起了索道缆车,这可算得上那些年“高大上”的时兴玩意。短短10多分钟,人们便从山脚到了山顶,还能在缆车厢里欣赏不同高度下个旧市区的风景,收获不一般的体验。此外,从山脚到山顶还修了一条条石登山道,坚实的条石路面走起来十分方便,人们要到山顶一览美景,不再如过去艰难,只需拾级而上,持以恒心,就能到达。

  还有一个显著的变化,很多人不仅是游玩时才走登山道,而是把登山作为一项运动长期坚持。日子越过越好,再不用为一日三餐吃什么、吃多少发愁,健身、养生逐渐成为人们需求的重要方面。只有身体强健,才能干好工作,照顾好家庭,实现自己更多的理想和追求。

  可那时的我,哪想得到这么多,一心都扑在学习上。时逢高校扩招,大部分高中生都可以考上大学,这可是父辈们梦寐以求的事情。窗外的阴山纵是四时风景不同,哪怕五彩的缆车厢像宝石项链一样围在它的脖颈上,我也无暇欣赏。因为我心中向往的已不再只是窗外的风景,我的心快要飞驰到山外边的世界,我相信山外边的风景会更加绚烂。

  现在,我家的窗户仍然面朝东面,阴山照样巍然屹立,只是看不到它的全貌了。高中毕业后的10多年里,个旧城里的高层建筑一幢接一幢拔地而起,阴山在窗口呈现的区域渐渐变窄,少了些当年的气势。

  于是,我往窗外低处看,楼下是小区的庭院,庭院里种植着花草,池塘里养着鱼儿,还有两座亭子供小区住户休憩、乘凉。如今的楼盘按照小区模式打造和管理,人们也不只是满足于住,还得有休闲放松的场所,大人带小孩散步玩耍,配备的健身器材还可供人们健健身。无论何时,随意到庭院里走走,或赏花草,或听虫鸣,都别有一番趣味。

  窗外的风景因着居所的变迁而不同,可仔细一想,哪怕我家的居所一直不变,窗外的风景依然会变化,这种变化随着改革开放进程而发生,且随着政策的深化实施,还会继续变化下去,不会停歇。

   

     下一篇: 老街墙绘 扮靓锡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