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风雨中走来的《个旧文艺》

来源:向玲仙  时间:2019/11/29 15:24  浏览次数:

  在文学作品的滋养下,人们看到了生活的多姿多彩,就算再苦再累也能淡然处之。我就是在文学作品的滋养下成长起来的。从《安徒生童话》中,我看到了那只被哥哥、姐姐啄咬,被弟弟、妹妹欺负,就连放鸭的小姑娘也看不起的丑小鸭不屈服于环境,在河滩上静静等待春天的来临,最后成为一只美丽的白天鹅的故事。从《青春之歌》中,我看到了在进步思想影响下,女主人公林道静勇于反抗封建礼教,成为进步青年的故事。从有关白求恩、刘胡兰、雷锋、焦裕禄的书中,我看到了爱国奉献、俭朴热忱、勇敢无畏、积极向上的精神品质,并立志成为他们那样的人。

  《个旧文艺》的几位文学先驱,曾以个旧人特有的朴实与真诚,将全国、全省著名作家邀请到个旧,把文学的种子播种到了祖国西南边陲的小城之中,并使其扎根、发芽、茁壮成长。我想,如果不是因为锡矿,如果不是巴金先生到访个旧,并写下了散文《个旧的春天》和《忆个旧》,个旧在文艺界的知名度不会如此之高;如果不是《个旧文艺》先驱者的朴实与真诚,全国、全省的著名作家们也不会远道而来,为个旧文学的发展种下一片绿荫。从此,《个旧文艺》这颗种植在贫瘠土地上的种子,就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萌发出嫩绿的新芽,茁壮成长。

  虽然《个旧文艺》这棵文学之树还很年轻,但它凝结着文学先驱的智慧和心血。我相信在全国、全省著名作家和广大文学爱好者的共同培育下,《个旧文艺》这株“文学之树”一定会枝繁叶茂、硕果累累;我相信从风雨中走来的个旧文学爱好者,一定会用中外优秀文学作品滋养自己,同时从脚下这片红土地上找到具有时代特征的典型的人和事,写出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、体现中华文化精神、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,思想性、艺术性、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,让《个旧文艺》走出个旧、走向全国。

  感谢文学先驱种下了充满生命力的文学种子,感谢著名文学家倾力培育这颗文学种子,感谢文学爱好者共同浇灌这棵文学之树。

  啊,从风雨中走来的《个旧文艺》……

  个旧是一个老工业基地,它丰富的矿产资源吸引了四面八方的“淘金者”。这里,不仅有“淘金者”梦想与现实的碰撞,更有多种文化的交汇交融,也为这里的文艺创作提供了丰富素材。正如诗歌最初是从集体劳动和活动中产生、发展起来的一样,个旧文学也是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。

  新中国成立初期,百废待兴。1952年10月,个旧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成立。1960年2月,面向全国公开发行的综合性双月刊《个旧文艺》创刊,成为云南省继《边疆文艺》之后创办的第二家文艺期刊,也是全省地州市级第一个文艺期刊,连续出了5期后停刊。当时,由于办刊经费和人才奇缺,《个旧文艺》仿佛一颗播撒在贫瘠土地上的种子,生长受到了严重的制约。要让这颗种子不断地生根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,谈何容易?于是,它只好长长停停、停停长长。

  正如一切生命力顽强的植物都会冲破阻碍向上生长一样,《个旧文艺》不断冲破重重困难,顽强地向上“生长”。1979年11月,随着文联的恢复,《个旧文艺》又迎来了“春”的温暖。经云南省委宣传部批准,《个旧文艺》复刊。于是,具有边疆特色、民族特色、矿山特色的《个旧文艺》如雨后春笋般沐浴着阳光开始茁壮成长。凭借着优秀的文学作品,《个旧文艺》滋养人、熏陶人、启迪人的作用更加显现,让人获得精神的愉悦和心灵的满足,日渐赢得了广大文学爱好者的青睐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《个旧文艺》在地方文学期刊中如一朵奇葩大放异彩,巴金、丁玲、冯牧、杨沫、茹志鹃等著名作家纷纷为《个旧文艺》撰写文章。1982年,作家沈从文为《个旧文艺》题写刊名。1982年,《个旧文艺》创办“刊授创作中心”,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达11000多人。“刊授创作中心”举行结业仪式时,全国著名作家丁玲、杨沫、茹志鹃、白桦、蹇先艾、洛丁、陈明、王安忆、祖慰、王蓓,云南省著名作家李乔、王松、晓雪、苏策、张昆华等应邀到个旧与优秀刊授学员面对面交流并讲学。他们以宝华公园一处葱郁秀美的山麓为文学活动地点,种植松柏林并命名为“文学林”。这是个旧地区乃至云南省文艺活动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,在滇南和锡都文学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。